乘他人打电话离开之机,占有他人财物的,是盗窃还是侵占 - 国内警讯 - 警盾在线
您现在的位置:警务资讯 >> 网站导航 > 国内警讯 >

乘他人打电话离开之机,占有他人财物的,是盗窃还是侵占

来源:【】   发布时间:【2013-11-23 17:23:33 】   字体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
  [简要案情]甲、乙两人在网吧相邻两桌上网,上网中,甲接到电话,即起身到网吧外接打电话,其上网时放在所坐的凳子上一只挎包未带走。乙在上网过程中偶而转头,发现甲位子上的挎包,乙在观察了甲不在附近的情况下,立即下线,将甲的挎包拿起,并用自己的包挡住甲的包,走出网吧。甲打了十来分钟左右的电话后回到网吧,发现自己的包不见,即报案。十余日后,乙觉得自己将甲的包拿走的行为不对,想将包还给甲,即将包带至该网吧寻找甲,正好被甲撞见,将乙扭送至派出所。经我所民警讯问,乙对自己拿包事实供认不讳,但一再辩称自己是捡包,是甲不在场的情况下拿的包,因此不算“偷”。另外自己也准备将包归还甲,只是“甲不听自己的辩解,才到派出所来的”。经鉴定,甲的挎包价值400余元,现金1500余元,手机价值800余元。请问,乙的是盗窃还是侵占?对乙后面的归还行为如何处理为好? [法律评析]首先,从案情介绍看,被害人甲因接电话而短暂离开,但是其对挎包的控制权并未丧失,即被害人甲对自身物品仍处于控制之中。在此前提下,行为人乙以秘密窃取方式占有他人财物的,应以盗窃论。“乙在观察了甲不在附近的情况下,立即下线,将甲的挎包拿起,并用自己的包挡住甲的包,走出网吧”这一过程,已经足够能反映出乙的行为具备不为他人所知的秘密窃取特征。 其次,普通侵占的对象是三种,即遗忘物、埋藏物和代为保管物。从介绍情形看,被害人对携带的包具有明显的意识控制,因此不属于遗忘物。代为保管物必须有当事人之间明确的意思委托,从本案情形看也不符合。因此本案不构成普通侵占。 最后,从盗窃罪的既未遂标准“失控+控制说”看,本案属于既遂状态,并且涉案总价值2700余元,达到追究刑事责任的标准,应以盗窃罪论处。至于“十余日后”行为人意欲将被盗物品返还的行为,不影响其盗窃行为的认定,至多作为情节考虑。